760x60广告位
234x60广告位
  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娱乐新闻 > 明星访谈 > 港台明星访谈 > 蔡琴 很多同行已经封麦不唱了 这对我没影响
  • 中国猜球平台软件葡京娱乐场49578

    时间:2019-07-24 08:52:21  来源:新京报  作者:杨畅浏览:  

    7月27日,蔡琴“好新琴”演唱会北京站即将在凯迪拉克中心上演。自从上世纪70年代,蔡琴以一首《恰似你的温柔》进入歌坛后,她醇厚的嗓音和诸多经典歌曲温暖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。

    如今,61岁的蔡琴依然充满活力地握着话筒,站在聚光灯之下。在与新京报的独家对话中,蔡琴表示,站上舞台就像回了家,“每次站在麦克风前,看到观众们,我就会很安心。同时,除了把每场演唱会做好外,我更关心的是观众的眼睛、耳朵有没有被安慰到。我希望透过我的歌声,把祝福传递给每个观众。”

    演唱会

    在舞台上唱歌,会找到真正的休息

    新京报:此次“好新琴”演唱会“新”在哪里?“好”处又有哪些?你准备带给观众一场怎样的演出?

    蔡琴:这次的巡回演唱会叫做“好新琴”。这个名字我想了很久,它好在哪?好在“新”。不管是你听过的经典代表作,还是你没有听过的歌曲,我都希望给大家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。尤其是编曲上我们花了很多的心力,灵感来自去年参加了北京的草莓音乐节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类型的演出,台下的观众年纪大概才25岁左右。

    面对这样的表演时,我们选曲、编曲都非常非常用心,很怕年轻的观众会不会觉得不够活力。庆幸的是,我们很多改编都非常成功,这种成功给我很大的震撼,所以我决定把草莓音乐节1个小时的节目作为整个灵魂,再增加其他歌曲,延长为2个多小时演唱会。所以这是一个“新”的蔡琴,希望大家看一个耳目一新的演唱会。叫“好新琴”代表我唱它的时候心情非常好,也希望每一个看完的观众耳朵会一亮,有个好心情回家。

    新京报:近几年其实你一直没有停下来休息,一直在举办巡回演唱会。在你看来,舞台的魔力究竟是什么?

    蔡琴:很棒的问题。很多人说,蔡琴你缺钱吗?缺知名度吗?缺经验吗?你怎么不断地巡回演唱,图什么?我要告诉你,第一其实不是我一个人在唱,而是我的整个团队,你看到他们愉快安心的工作,就是因为跟我在一起,就是跟对人了,我们整个团队就像一个大家庭,幸福、安心,他们不是为了养家糊口,而是真正享受音乐,看到他们享受音乐的片刻,我就知道我有责任,我不能停摆。

    第二个,我人生大部分的时间奉献给舞台,我自己也有很多感受,有些歌词虽然不是我写的,但总有那么几句奇妙地写中我的心情,所以演唱对我而言,强过打电话找人聊天;我在台上唱到那几句好歌词的时候,我觉得我找到了真正的休息,很享受。唱歌让人家开心又可以解我自己的寂寞,我愿意不停地不怕苦地一直唱下去。

    唱老歌

    每隔十年把老歌重新编曲

    新京报:很多人觉得蔡琴的嗓音永远不会老,这个不老的嗓音是如何塑造的?

    蔡琴:我的音色特殊,中低音的女生不多,不会给人压力。可能在充满呐喊的声音阶段不是最抢眼的,但是当高分贝的声音平静下来的时候,人们就会慢慢回想起我的声音。更重要的是编曲,我很重视编曲。编曲就是时代感,无所谓你唱的是什么歌,要看编曲是怎么编的。我不担心被说唱老歌,几乎每一首歌过了十年我都会重新编曲,比如《我有一段情》、《被遗忘的时光》,《恰似你的温柔》我唱过8万多次,从来没有厌烦过,观众们无论年龄、性别、社会阶层都很喜欢这首歌曲,它们不会被我唱成老歌,我会让音乐一直和人们的时代节奏有关系。所以每次唱这些老歌的时候,对我来说都是在考验我的心是不是活着,看我的生命进步了没有,这很棒。

    新京报:在各种音乐类型频出的时代,反而有一批人更喜爱听经典老歌。你认为经典老歌的魅力是什么?

    蔡琴:经典歌曲其实是发生在不同时代的新歌,是不同时代的hit-song。它们到现在唱起来还能够让现代人喜欢,说明它们非常有价值。经典不是那么容易发生的,经过那么长时间,很多当时红的歌曲都被淘汰了,现在你会记得的,都是能引起现代人共鸣的歌曲。我觉得现在的流行歌曲,旋律的创作力稍微差了一点,比较强调节奏,而听来听去,到最后还是需要听到好的旋律。所以大家听了那么多炫技的歌以后,回头去听一些经典会发现比较走心。

    金曲奖

    我是台湾金曲奖的“催生者”

    新京报:你在1982年曾经提议设立金曲奖,能否分享一下当时的想法?

    蔡琴:没错!我是台湾金曲奖的“催生者”。那时刚刚唱红《恰似你的温柔》,还在念书。有一次看到电视上在播金马奖,办得好棒哦。我马上想到我们流行音乐怎么都没有奖?我是爱管闲事、打抱不平的个性,于是拿起笔就写了八张信纸,自己草拟了一个金曲奖的基本模式(当然后面真的产生金曲奖以后,增加了很多新的项目),将信寄给了当时的台湾“新闻局局长”。他第二天就打电话到我们家请我去一趟,我那个时候是一个学生,我也不害怕,就去了。局长看了我就非常欣赏,原来他也很喜欢《恰似你的温柔》。他喜欢我这个想法,就跟我说,我们来一起合作把这个奖做起来。但那个时候他只能先改善一点点,因为这种奖项要跨部会,所以从我写那封信,到和局长交谈,再到金曲奖诞生,中间历经了十年的时间。

    新京报:如今金曲奖办到第30届,是什么感受?

    蔡琴:我觉得还好当年我写了这封信,我没办法每一届都看,后来我很忙,有演唱会、唱片录制、歌舞剧。不过在今年第30届之前,主办单位拍了一个纪录片。那天来访问我,我说着说着哭出来了,我觉得有这么多一代又一代新的音乐人,都受到金曲奖的肯定,他们虽然看起来很酷,但是他们得奖或者被提名时都会感觉到被尊重被鼓励,我就很高兴。因为这个环境里,人是需要被鼓励的。

    少女时代

    童年我就是只“牧羊犬”

    新京报:如果可以穿越时空改变过去,你会希望改变自己的哪一段人生经历?

    蔡琴:我最希望改变的是童年。因为我没有什么童年,家里有四个兄弟姐妹,我是老大。我总是家里的那个“牧羊犬”,要帮妈妈看好弟弟妹妹,放学他们在玩,我就要站在旁边看他们玩。我自己也是小孩子,但是所有小孩子该玩的游戏我都不会,我也没办法去玩,只能在旁边当“牧羊犬”,时间一到就要叫他们回家。我多希望那个时候我会跳房子、跳皮筋、跳绳,还有奶粉罐插蜡烛,去山上冒险。如果能时空转变,改这段比较有意思。

    新京报:童年时代或者少女时代有没有发生过铭记至今的小事?

    蔡琴:我来告诉你一个很有趣的故事,你们可以从这个故事知道,我的性格蛮好玩的,跟大家想象得不太一样。我高中时候念书是要坐火车去学校,学生都坐最便宜的车,它要停的站就很多,停下来让快车先走。每次停下来我就觉得好高兴,因为在车上一直看书,而下车的时间是我偷闲的机会,可以深呼吸,动动身体,看看风景。有一次,可能真的太愉悦了,等我发现的时候,车子已经开走了。哎呀!我的书包还在车上,我只能等下一班慢车来,我自己都觉得,这是什么学生啊,怎么会书包和人分开!后来到学校进教室时全班哄堂大笑,老师用眼睛狠狠地盯着我,我才发现书包被同学先带走了,挂在我的桌子旁边。这是我永远难忘的一件事情,你看我多糊涂,可是也多随性。

    当下状态

    还没有想要退休的念头

    新京报:在观众面前,你总是神采飞扬。你如何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这份自信?

    蔡琴:什么叫越老越美?这就是我!要保持精气神,第一个讲究的是灵、心、身。我有信仰,有心灵的寄托,让我每天心情都是美好的。然后你再锻炼身体,不要光靠嘴巴讲,我一天要快走1小时,仰卧起坐200个。因为工作上需要我花很多心力,所以我的其他喜好都是比较安静的,比如散步、看画展、听音乐、插画、看电影。

    新京报:你曾经表示自己没有过“退休”的念头,现在这个想法依然坚定吗?

    蔡琴:很奇怪,怎么每个人都问我会不会有退休的念头?你们是觉得听够了,不想再听我了吗(笑)?到现在,我还没有想要退休的念头。做歌手41年,个人演唱会唱了快20年,虽然辛苦、麻烦、挫折、伤脑筋都有,也觉得累,但是每一个演唱会结束以后,紧接着想的是我下一个要怎么做。也听到很多同行已经不唱了、封麦了,这对我没什么影响,不但没什么影响,你看我现在还要做新的演唱会,暂时退休这两个字还没在我脑子里。

    关键词:蔡琴
    最近更新
    推荐资讯